网曝莆田系医院遍布全国 肿瘤科、男科、妇科最可能骗人

2016-05-04 11:37
摘要:
在莆田系医院从事多年工作的莆田人林希(化名)昨天上午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肿瘤、男科、妇科这三类科室存在欺骗的可能性最高,病人因为隐私等原因让这三类科室敢“打一枪换一炮”……徐州健康热线:0516-85707122

  陈德良

 全程导医网 健康焦点:魏则西的经历可谓戳到了众多患者的痛点,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而记者调查发现,通过百度推广的医院,其合作方多是由民营医院阵营中最活跃的莆田人投资成立。另外,据《中国企业家》近日报道,在中国11000家民营医院中,莆田系民营医院占到了80%。魏则西之死,让人们再次把目光聚集到了这个宠大的群体上。

  在莆田系医院从事多年工作的莆田人林希(化名)昨天上午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肿瘤、男科、妇科这三类科室存在欺骗的可能性最高,病人因为隐私等原因让这三类科室敢“打一枪换一炮”。

  现象:莆田系医院遍全国

  虽然目前已经无法通过百度搜到北京武警二院的推广链接,但通过热心网友截图可以看到,排在第二推荐位的就是该院。

  记者查阅该院网页域名注册信息,发现注册公司名为康信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信公司)。此外,该院肿瘤生物中心技术合作伙伴是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柯莱逊)。而3月3日晚间,中源协和发布预案称,公司拟以11亿元收购柯莱逊100%股权。值得注意的是,柯莱逊官网将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列为合作伙伴,但斯坦福方面称并不了解该公司。

  与此同时,康信公司与柯莱逊似乎关系匪浅。截至记者发稿,虽然柯莱逊官方网站已无法不开,但从网友保存的载图可以看到,柯莱逊董事长为陈新贤,而康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陈新喜。另据某莆田系医疗公司知情人士介绍,这兄弟二人都是莆田系医疗企业中的大老板。

  记者梳理陈新贤参股医院发现,其先后出现在成都圣贝牙科医院有限公司、国科健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都圣贝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康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上海圣贝口腔门诊部有限公司、北京普京医院等多家医疗机构中;而陈新喜同样身为多家医疗机构的股东或法人,包括但不限于:上海康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杭州真爱妇科医院有限公司、上海百投生物医学科技有限公司等。

  值得一提的是,“魏则西事件”之后,网上传出了一份莆田系医院名单,这些医院遍布全国。不仅有冠以“华夏、仁爱、玛丽亚”等字样的医院,还有一些以某某市第几医院、某某市人民医院等命名,极易误导患者。

  走关系才能外包公立医院科室

  在莆田系医院从事多年工作的莆田人林希(化名)昨天上午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肿瘤、男科、妇科这三类科室存在欺骗的可能性最高。

  2012年,林希进入贵州某地市的一家莆田系医院,负责行政管理方面工作。“我是莆田人,本地人想进入这个圈子其实并不难,越来越多莆田籍的大学生在毕业后也进入这个行业工作。”

  魏则西事件出现后,不少人疑惑:为什么武警医院、公立医院会把科室承包给莆田系?

  林希说,早期国家让公立医院自负盈亏,但实际上很多科室没有多少病人。经营者没有积极性,对员工的奖励也受到种种制约。特别是妇科、男科这块,第一,综合性医院科室太多,在这方面没有足够的资金投入;第二,没有足够的设备、专家和技术。

  “大家一般相信公立医院,特别是部队医院。莆田系资本承包公立医院的科室,就可以省去很多宣传费用。”林希说,外包公立医院的某个科室,特别是知名公立医院并不容易,都要找关系。找政府的官员、医院的领导,通过托关系才能进去。“普通人和医院联系,给多少钱都不愿意理你的。”

  林希说,承包下医院科室后,他们每年会给医院一定数额的承包费,有的还根据营业额进行分成,医院方面基本不再插手管理。但归根究底,品牌并不是莆田系自己的,只是租用一段时间。

  记者注意到,过去两年,政府部门对于医院科室“外包”现象进行过一定政策规范。比如湖北省卫计委在2014年5月曾发通知,从当年6月1日起,严禁政府举办的、享受国家全额或差额补贴的非营利性医疗卫生机构以任何形式将临床科室、医技科室出租或变相出租承包给个人或组织进行营利性活动。对已经出租的、变相出租承包的或违规合作项目,必须立即取消或终止出租、承包、合作合同。

  林希说,现在科室外包的情形已经不太多了,留下的基本是以前承包的或者比较赚钱不愿意撤掉的。“现在莆田系的老板都不愿意承包科室了,政策一变,就要全部撤资,风险太大。”

  肿瘤、男科、妇科病人最容易被骗

  大部分中国人都是通过百度进行搜索,以便了解相关疾病情况。莆田系在百度上的广告投入占其总收入很大一部分,宣传时夸大效果屡屡被人诟病。

  林希说,早在七八年前,一些莆田系医院“生物细胞再造技术”治疗癌症的宣传口号是非常响亮的。广告中称,患癌症的是一些生物细胞坏掉了,通过“生物细胞再造技术”,可以产生更多更好的细胞。这项技术来自欧美最先进的治疗癌症技术,很有可能会治愈。

  “其实这是国外非常不成熟的技术,主要是挂着国外的名头。”林希直言,相对来说,癌症患者的家属,为了治病往往愿意抓住一切机会,一听有这个技术,就会打电话咨询。然后就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来和他们来解释,一步步就会来相信,然后去花钱。

  前几年这些“生意”好做,这些年大家获取信息渠道更多,再加上莆田系负面报道不断,相信的人越来越少。“类似魏泽西这种病人,一个月也就几例,一例就得收个十万块钱。现在一年能赚几十万算不错的了。”

  林希说,肿瘤、男科、妇科,这三种科室存在“坑蒙拐骗”的概率最高。肿瘤这块,专家比较匮乏,治疗需要全国知名的专家,真正能做肿瘤的莆田系医院不多,全国就有几家,投入都是要好几亿的;而男科、妇科,因为都比较隐私,不愿意互相透露,也容易上当。男科、妇科前期投入很低,很多老板都是抱着“捞快钱”的心理。

  “相对好点的是眼科、牙科、骨科、产科,这几种科目都算比较干净的。技术等各方面都有严格要求,也有口碑等长远的考虑,一般不会只‘打一枪换一炮’。”林希说。

  林希认为,“魏则西事件”对于莆田医疗行业未必是件坏事。“这些早晚会被淘汰掉,只是说这件事加剧了淘汰的过程。”同时,林希也指出,“这种现象根深蒂固几十年了,不是通过一个事件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的,莆田系得去思考,未来我们怎么去发展。”

  ■延伸

  揭秘莆田医帮“带头大哥”陈德良

  在福建省莆田市东庄镇马厂村的最高处,有一座陈靖姑祖庙。这座祖庙的管理者叫陈德良,他还有另外一个特殊身份——莆田民间从医的“鼻祖”。

  陈德良今年66岁,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凭借着一个治疗皮肤病的偏方游医四海,在80年代初期就已月入上万,成为当地少有的“万元户”。而真正让他确立江湖地位的,是他带出的八个门徒,徒弟们四处“开枝散叶”,随后,在整个东庄镇,从医蔚然成风。

  今日莆田民间医疗行业的集体崛起,究其渊薮,也肇始自陈德良。

  这个年过六旬的老者,究竟为这个神秘的群体注入了什么基因?

  寻找教父

  从福州出发,距离约两个小时车程的莆田市东庄镇是陈德良告老还乡的故土。

  几经周折,我们终于在东庄镇马厂村找到了陈德良的家。

  陈德良的房子并不显眼,在莆田民营医院代表人之一陈金秀家对面。陈金秀家是五栋高层联排别墅,金碧辉煌,十分壮观。

  陈德良家的房子是一栋三层小楼,与周边已经建成或正在建成的楼房相比,多少显得有些落寞和颓败。

  见到陈德良是在陈靖姑祖庙旁的一栋二层小楼里,这几天轮到他值班。

  在小楼二层靠里的房间里,头发花白,戴着眼镜,留着长长鬓角及八字胡的陈德良正在练毛笔字。

  几度寒暄,陈德良拉开了话闸。

  陈德良生于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年。从1958年7月初开始,人民公社化运动席卷大江南北,陈德良的老家马厂村也不例外。14岁的陈德良辍学进入生产队劳动,充当半个劳力,为家庭挣取工分。

  “那时候家庭困难,供不起了。”陈德良回忆说。除了要挣工分,陈德良还得负责饲养两只羊、两只兔。于是他不得不每天早起割草、捡粪。

  陈德良说,他本人系上门女婿,因此与同龄人相比,他年纪轻轻就不得不承担更多的家庭重担。

  为了养家糊口,陈德良很快学会了多种手艺。

  在陈德良的支撑下,家庭生活条件也日渐改善,“生活过的还马马虎虎。”

  大概在1976年左右,陈德良迎来了改变他一生的人。这一年,一个来自广东惠州“耍把戏”的师傅来到东庄镇卖艺。这位师傅江湖人称“洪蝴蝶”。陈德良看着这位洪师傅耍猴、卖狗皮膏药挣钱不少,于是萌生了拜师学艺的念想。

  陈德良找到洪师傅,希望能够拜入他门下。后来经过家人同意,陈德良正式当起学徒,随着师傅走南闯北,耍猴卖艺。

  三年后,陈德良决定自立门户,开始独自行走江湖,耍把戏、卖狗皮膏药。很快,另外一个改变了他后半辈子生活方向的机会随之来临。

  当时,莆田有个爱国卫生协会,这个协会办了个函授班,拿到函授班结业证书的人具备在本地的行医资格。陈德良参加了函授班的考试,并拿到了结业证书。

  彼时全国各地疥疮病频发。这种由疥螨在人体皮肤表皮层内引起的接触性传染性皮肤病也司空见惯。

  “疥疮尤其是福建这种沿海的地方比较普遍,当时由于医疗落后,并没有很好的根治办法,往往是用药水擦了之后,很快又复发。”当地的一位老村民说。

  陈德良看到了这个机遇。借助着从爱国卫生协会函授班中学来的一些医学知识,再根据他祖上的一些药方,自己研究出了一个偏方。

  陈德良至今仍记得这个偏方:500毫升水中放入不到5毫升的水银。

  “水银成分很少,并不会中毒,再夹杂一点硫磺,没想到擦的效果很好,还没有副作用。”陈德良得意地说。当时,陈德良的偏方成本价是一两毛钱,配好后按照每瓶一两块卖,有着十倍的利润率。

  起初,陈德良只在当地尝试着为人治疗疥疮,未曾想到的是,口口相传后,他在当地的名声越来越大,慕名前来治病的人也越来越多,赚的钱自然也越来越多。

  也正是靠着这个简单的配方,陈德良成为东庄镇从医致富的第一人。

  门徒

  陈德良会治病赚钱的消息很快传开,他身边的一些亲戚朋友开始找到他,央求拜入他门下。

  “这些人大都家庭很困难。”陈德良说。

  此后,陈德良陆续收了8个徒弟,其中包括他的侄子詹国团。陈回忆,当年他有一套拜师仪式,入门做他弟子要拜三个人,分别是赵匡胤、神农和孙思邈。

  在这8个弟子中,詹国团年纪最轻,拜师那年仅15岁。

  陈德良其余的7大弟子实际上都与他年龄相仿。这些人当时大多都已有家室,迫于生计才决定拜入陈德良门下,外出走江湖挣钱。

  拜师之后,陈德良带着这8人开始到各地(其实主要是东部城市)游医。在外期间,他们的吃、住都由陈德良负责,大部分收入也都由陈掌管。

  每到一个地方,陈德良和徒弟们都会按部就班地在车站对面的旅馆租下两间房间,一间看病、一间开药,“之所以选择车站对面,是因为这个地方人流量多,生意也会更好。”

  安顿好后,陈德良会让徒弟们去外面的电线杆贴小广告以招揽患者。基于对皮肤病的恐惧,多数患者也都会登门求医。

  在看病的时侯,陈德良会嘱咐徒弟们仔细观察。治疗疥疮的偏方的制作方法他没有保留也传授给了徒弟们,但如何“忽悠”患者掏钱则是需要徒弟从旁观察学习的。

  詹国团回忆称,当他们遇到一些没有见过的皮肤病时,也会去当地的新华书店找有关治疗皮肤病的书籍来学习,然后到公立医院去抓药,再卖给患者。

  而在陈德良眼中,侄子詹国团虽然年纪最小,但脑袋灵活,“他一出来就拼命干,而且不是小干,是大干。”8个徒弟中,陈德良至今对这个侄子的评价也最高。

  随后的岁月里,陈德良的弟子们也相继收跟班人,带出来的东庄人越来越多,游走在全国的各个角落。

  这其中,詹国团的成就最大。他也早已成为了整个莆田系民营医疗的代表人物。

  退隐

  正当“徒子徒孙”们纷纷在全国各地承包科室大干特干时,陈德良却在1990年选择了退出江湖,一场车祸让他在40岁时便选择离开这个曾让他奠定江湖地位的行业,过上了隐士般的生活。

  从陈德良家门口远眺,不远处便能看到陈靖姑祖庙。过去一二十年,陈德良一直担任这座祖庙的管委会主任。

  事实上,在那场车祸之后,陈德良曾二度出山。这位被尊称为“祖师爷”的长者并不想落后于人,只是江湖已不是那个江湖。

  “那时候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我发现我的思路跟不上他们。”陈德良说,“这次出去也没赚到什么钱。”

  陈德良真正决定退休是在1997年左右。十几年来,陈德良坚持锻炼气功,此外,也坚持练习毛笔字。

  让他感到自豪的是,即便早已退隐,但多年来,诸多莆田系民营医疗老板始终没有忽视他的存在,这些后辈们也曾多次邀请他出山,但他却一一回绝。

  陈德良至今依然记得六十大寿那年,寿席摆了五六十桌,除了他的徒弟之外,很多徒弟的徒弟也都纷纷前来贺寿。谈起这段往事,陈德良难掩激动。

  “刀枪棍棒出名声,琴棋书画弄寸光。十万弟子闯天下,一代宗师数德良。”曾有民营医院老板写过这样一首格律不太通顺的诗。

  ■链接

  莆田系形成“陈、詹、林、黄”四大家族

  历史上的“莆田游医”最早以电线杆子上的偏方治病起家,后来与时俱进,治疗性病、梅毒和皮肤病等难言之隐。

  到2000年前后,莆田系成为中国民营医院的正规军,占据民营市场80%以上的份额,并形成了“陈、詹、林、黄”四大家族,在全国跑马圈地。据媒体报道,国内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大部分被詹氏家族所控制;以“华夏”、“华康”、“华东”等名称开头的医院基本上被陈氏家族所控制;以“博爱”、“仁爱”、“曙光”为名称的医院大部分被林氏家族所控制;黄氏家族则掌控着北京较为知名的有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和玛丽妇婴医院。

  《第一财经日报》日前曝光了莆田系在北京开设的医院,记者梳理名单后发现,北京的私立医院市场主要由詹氏、陈氏、黄氏所有,其中黄氏以拥有美联臣医疗美容医院、五洲妇儿医院等9家医院占据着北京莆田系的主要市场。

  综合《法制晚报》、《每日经济新闻》、《第一财经日报》、《中国企业家》

  徐州导医热线:0516-85707122

关注全程导医